开启左侧

再记中魁林绳武牧师(马站地区首位牧师)下

[复制链接]
周围 发表于 2015-8-31 05:00: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马站朋友!  你的回帖是对发帖人的最大鼓励,才有马站网新闻的更新,谢谢!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马站网

x
本帖最后由 周围 于 2015-8-31 05:31 编辑


四、承受圣职,培育人才——平野学道院的创办与任教(1946年~1953年)

抗战结束,百废待兴,基督教界亦然。自立会平阳分总会深感极有必要培养人才,使“浙闽教区”71 后继有人。因为在抗战八年中,平阳自立会的工作也受影响,尤其是“1939年春,林湄川牧师积劳成疾,蒙召归天,享年63岁。”72 使得平阳自立会顿乏会长,一时难以运转,只得暂由会中德高望重的范志泉(志笃)73老牧师接替林湄川牧师主持日常工作。但此时,范志笃老牧师年事已高,为稳定局面,浙闽教区推选范志笃牧师次子范介生(更生)74为平阳总会会长,协助范老牧师开展工作。次年(1940年),按立范更生为牧师,使平阳自立会得以继续运作。逾年(1941年),范志笃老牧师蒙召归天。72 三年间,林湄川、范志笃相继离世,平阳自立会一下失去两位重要“领袖”,损失自不待言,并且林范二人都是亲自参与组建和创立平阳耶稣教自立会,又见证自立会在平阳全县及周边从小到大的迅速发展。如此一来,牧养平阳自立会的重担便都落在了继任者范更生牧师的身上。范更生牧师深感任重道远,立时着手对平阳县自立会以及所属浙闽教区进行调整,首要任务就是充实当时已极度缺乏的教牧人员队伍。所以,1942年,在鳌江永平堂自立会退修会上,按立杨道生、范俊偕、林淡清、吕学源、黄至善五人为宣道师75。协助范牧分担各教会工作,分派至浙闽教区所属各个牧区,其中范俊偕、黄至善二人先后被分派至第六牧区(马站赤溪片)牧养。

随着几位宣道师在各自牧区的奋力开拓,平阳自立会在浙闽教区内得到极大扩展,原先仅有的几位宣道师已不足以牧养日渐增长的自立会信徒。在这样的形势下,范更生牧师高瞻远瞩,从长远的角度出发,决意创办一所自立会自己的学院,专为培养教牧人才。

差会创办学校,久有传统。从南到北遍及全国,温州也不例外。最早如内地会在温州所创办的崇真小学与育德女校;后继者有循道公会所创办的艺文学校与“浙东神学院”;另如安息日会所创立的“浙南三育研究社(三育中学)”(校名报请民国政府未获批准,改称研究社)76。就连后来提倡不分宗派的基督徒聚会处也向各差会学习,创办“培灵小学”77。当时在温州和平阳的各个教派中,只有自立会没有自己的学校或相应的教育机构,创办一所学校,深孚众望,也是迫在眉睫。但就当时自立会的现实而言,困难重重,自立会并不具备办学的相应条件。办学所必需的经费、场地、设施、师资等等,除了场地可以借用鳌江永平堂综合楼(左右轩屋)外,其余的自立会没有一项有着落。然而,范更生牧师排除万难,从零开始。1946年冬,在自立会年会上,范更生牧师正式提出此想法,得到与会众人的一致认可,通过决议,创办学校,并定名为“平野学道院”78。同时“推选范更生牧师为院长,叶挺超为教务长,陈惠民、林绳武为教师”79。学校还未创办,教职人员就先确定。场地也可确定,惟有资金和相应的设备待定。在范牧师的牵头下,也得到了妥善解决。经费由自立会浙闽教区的信徒们共同筹集,并购置了齐全的相关设施设备。一所新的学校终于筹备完成,次年春(1947年)即开学招生,仅用了一年不到的时间,足见范更生牧师的工作能力。当然,范更生牧师和自立会会众更相信这是上帝垂听他们同心合意祷告的结果,那在天上的预备好了这一切。

林绳武是被自立会浙闽教区突然征调过去的,也许因为林绳武当时在马站教会所带领独特的查经聚会受到广泛关注,这种专长吸引了浙闽教区的一些负责人,再加上其本身具有良好的古文基础,极符合作为一名“教师”的条件与资格。而林湄川牧师生前必定与浙闽教区和平阳分总会的同工们提及过他在马站各教会牧养时所发觉的这位同姓后生,其讲道方式和成长受教的背景都与自己异常相似,也曾直接或间接影响过他这位后生。可能也早向分总会及教区举荐过林绳武。也是范更生牧师慧眼识才,彼时范牧正为创办学校的师资队伍发愁,在听闻林绳武其人的一些经历与事迹以后,毅然决定抽调林绳武至浙闽教区,并与马站教会积极协调,派去吴显明接替林绳武主持教牧事工,时为1946年。


1946
年,林绳武自马站征调以后,先被受聘鳌江永平堂驻堂,协助自立会浙闽教区开展工作。永平堂时为中国耶稣教自立会浙闽教区总堂。浙闽教区的负责同工都兼驻堂永平堂,林绳武也是一样。彼时“平野学道院”正在筹办之中,林绳武主要为此而被调来,教区给他的分工是负责未来学院的课程教授,闲暇时兼负责一些永平堂的日常事工。林绳武虽然负有声名,却无实际执教经验80,此番能够抽调前来教区工作,足见他的水平与能力是得到众人认可的。

林绳武积极协助范更生牧师,并与叶挺超、陈惠民二人一齐建言献策,筹办“平野学道院”,从招生、选址到设定课程,林绳武都参与其事。在众人齐心协力共同筹划之下,群策群力,很快就把各类事项准备到位。一切就绪,各人投入到各自所分担的事工上,范更生牧师负责统筹全局,总理校务;叶挺超协助范牧主持校务与教务工作,并兼课;陈惠民与林绳武为主要任课教师,终于开办了一所初具规模的圣经专修学校,这是平阳自立会为培育人才所创办的第一所学院,后来与“浙东神学院”、“浙南三育研究社”,并称为温州地区三大“神职人员摇篮”。

1947
年春,平野学道院正式开学招生,开设神学、经学、文学等课程,为适应培养未来专职传道人才而设。学院一步入正轨,林绳武立刻就投入到教区为他所安排的教学工作中,分揽经学与文学二门81。神学课程则由陈惠民与叶挺超开课。林绳武除了主持过查经聚会以外,没有执教经验。但他通过对圣经的多年钻研,已经逐渐形成了自己独有的一套查经系统与解经方法,正好可以运用到教学当中。而文学又是林绳武所擅长的强项。林绳武具备他人所不具备、多年积累下来的深厚古文功底,这也是范更生牧师和浙闽教区想到抽调林绳武的原因。因此,教授经学与文学二门课程,对林绳武来说,虽是首次尝试执教鞭,却能很快适应熟悉。(后来也确实在他执教下培育出了一批优秀的学生)

平野学道院不仅开设了相应的圣经课程,也办起学院的内部刊物,这是向基督徒聚会处学来的,受了倪柝声等人创办《基督徒报》的影响。报刊易于传播,对信徒的灵性培植具有重要作用。从《基督徒报》扩展到全国信徒中后所得到的果效,可以证实之。就学院而言,内刊文字的定期播报,可以对课堂教授课程内容起到辅助理解的作用。平野学道院将校刊定名为《天侨园地》78,不知是否取寓“天国的侨民”。一年出版六期,也对自立会下属各教会发行。校刊作为学院的宣传园地,起到了文字事工的作用,也给学生提供一个发表文字的平台,有助提升他们的文字运用能力,使之得以锻炼。


1946
年,林绳武与叶挺超、陈惠民一同受邀,先到鳌江永平堂,协助范更生牧师主持浙闽教区工作,创办平野学道院,后又并任教。三人原本来自不同教会和地区,其中陈惠民已于1937年自立会钱仓退修会上被按立为牧师,林绳武、叶挺超二人尚无圣职。82 浙闽教区圣职人员一度缺乏,自从林湄川、范志笃二位老牧师离世以后,教区之内,牧师仅剩范更生与陈惠民二人。故此,浙闽教区决定从现有教牧队伍中,遴选一些资质淑茂、富有恩赐的年轻一代,按立圣职,以补充自立会圣职人员,也是为了教区牧养需要。(开办学院同样是为培养未来的圣职人员)所采选者,已有教牧经验及宣道经历或具备神学学历之人率先考虑。林绳武、叶挺超二人自任教职,勤勉尽责,极有效地分担了自立会的部分事务,二人各自又有不同恩赐,一擅经学,一擅文学,在教学之中相得益彰,成果显著,便成为教区牧师圣职新添人选中首要考虑对象,另外当然还有一些教师圣职的人选。经过考察,自立会浙闽教区新增圣职人员名单,最终确定下来。

1947
年,自立会浙闽教区夏季退修会在鳌江永平堂举行。会上,正式按立林绳武、叶挺超二人为牧师,由范更生牧师主持按立仪式,并亲自按手祝圣。78 浙闽教区重新又有四位牧师,新按立林叶二人,以补已故林湄川范志笃二位牧师之缺。林绳武与叶挺超原不熟识,因同调至浙闽教区并同任学院教职而相知,此次又一起被按立为牧师,更加坚固他二人的友谊。(与林绳武牧师一同被按立的)叶挺超牧师,毕业于循道公会所创办的浙东神学院,而林绳武从来没有在任何神学院受过(任何)专业的神学教育,仅凭自身多年对圣经的钻研理解,却能被按立为牧师,这是很不容易的,定是他的解经方式与讲道恩赐以及教学成果得到了浙闽教区认可。这与林湄川牧师当年被按立的情形如出一辙,林湄川牧师也从未受过任何专业系统的神学训练。因着古文功底深厚,林绳武还具备别人少有的文字驾驭能力。虽然圣职人员总体匮乏,可是浙闽教区所符合按立牧师圣职人员当中,优秀者也大有人在。比林绳武资历更老、传道经验更丰的杨道生、范俊偕、黄至善等人,亦仅授“教师”圣职,原先均曾被按立为“宣道师”,杨道生更是极早便已信教。也许他们在宣道传福音上是有极大恩赐的,在文字事工上却稍显不足。林绳武则无此缺乏,既能宣讲又可写作。林绳武能独被按立牧师,可见文学功底对一位牧者的重要性。选定按立一位新牧师是须从多方面综合考量,林绳武无疑在各方面全都具备并符合标准。

林绳武的按立经历,也颇有点类似于王载83牧师,曾跟“地方教会人员”相从甚密,却最终重归差会,接受按立。林绳武最初一度与周达卿、苏梯升等人形影相随,许有可能加入聚会处,但后又回到自立会,并接受自立会的按立。王载最初与倪柝声同工,后来却在上海宣道会接受按立作牧师。也许他们觉得,还是要有圣职,才能更方便更好地在各教会中开展事工。此外,王载牧师没有受过专业神学训练、注重查考圣经、研经不断等等,同样与林绳武的经历极其类似。

林绳武接受圣职按立以后,更加尽责地在学院履行教职工作。他与学院教师同工和教师之间都有着良好关系。学院四位教职人员,从年龄上来说,范更生牧师最长,但范牧十分敬重林绳武的学识,极其爱才,像林绳武的伯乐一般,处处给予机会,使其所具备的古文学功底与查经释经方法都能有处得以充分发挥,传讲教授新生。林绳武又比陈惠民叶挺超二人年长,陈惠民仅小林绳武二岁,几近同龄,虽然按立较早,且毕业于山东藤县华北神学院79,但二人同道同工,相互敬重,时常交流互补课程上的一些问题。叶挺超则小林绳武近20岁,将近一代。然而林绳武一直很尊重叶挺超这位后生,他知道叶挺超与陈惠民一样,是“学院派”出身,受过系统神学的教育。这一方面正是林绳武自己所欠缺的,所以,在课余时间,除了向陈惠民交流沟通以外,也常向叶挺超求教专业的神学问题,如此以往,在教授学生课业过程中,自己的神学知识也得到了提高,从中可见林绳武牧师不耻下问虚心求教的谦卑性格。


平野学道院开班以后,由各牧区各教会推荐,共招收学员28名,经过两年时间精心培育教养,一批新生力量由此产生。首届毕业学员25人(其中三人因故中途辍学),来自浙闽教区各地,以平阳县内(含今苍南)为主,也有温州教区及福鼎泰顺片区选送前来进修。这25名毕业生,经过学院获教受训,均成长为“灵德智体群全面发展的传道人,后并被派遣到各教会工作,充实了教牧队伍,疏解了平阳自立会教牧人员紧缺的局面”84。平野学道院首批毕业生25人中,多数为平阳人,属今苍南籍的有杨惠民、孙华民、朱志勤、朱志通、谢盛敏、杨经明、华允教七人(原也为平阳,现在分县,才另拣出)85,林绳武与这批学生共处两年时间,传道授业,倾心教辅,不仅是他们学业上的良师,更似他们生活中的家长,总是无微不至地关怀着学生。从平时日常作息到属灵生命光景,林绳武都投以极大的热情去尽好一名学道院教师份内份外的职责。86 其中值得一提的是孙华民与林绳武二人之间的师生情谊。

孙华民是矾山人,林绳武为马站人,仅一山之隔(鹤顶峰),从地缘上拉近了二人的距离。孙华民系由矾山教会选派到平野学道院就读,而林绳武武矾山教会早有渊源。林绳武早年曾短期受聘矾山教会,那是因为林湄川的举荐。矾山教会由林湄川牧师亲自开拓,建立堂点。时为民国元年(1912年)。但林湄川彼时驻堂蒲城教会,以马站地区为主开展事工,无暇抽身顾及矾山。林湄川能去矾山的次数极其有限(屈指可数),一年当中仅能抽空几次前往,几年下来,实难分身,深感缺乏一位有力的同工代其分担牧养。考虑到矾山教会的实际需要,林湄川想到了当时正受聘于云山教会的林绳武。一方面是林湄川对林绳武这位后生青年牧养能力的肯定与认可,因为那时林绳武不过20余岁。同时更多的是由于云山(云遮)相对矾山距离较近,当时交通不便,林绳武从云山到矾山,远比林湄川从蒲城赶往要来得便利。这段时期,林绳武兼聘于矾山云山两教会,往返奔波,事工虽然不多,但也繁忙劳累,直到朱步夫(生卒不详)来聘云山教会,林绳武才专聘于矾山教会。林绳武受聘矾山教会的时间极短,具体时间不得而知,大约在“20世纪20年代中后期”的样子,因为1930年林绳武便受聘蒲城教会,接替范俊偕,重新回到马站地区牧养,也是接续林湄川牧师在马站片区的事工。自林湄川1918年离开蒲城教会调任平阳自立会分总会以后,先后由吕信忠、朱子明、范俊偕三人接替驻堂。

林绳武受聘矾山驻堂期间,孙华民还只是一名少年孩童,不能确定林绳武当时是否有留意去关注这么一个小孩子。(当时信徒不多,仅几十人,极有可能相互认识,即使原本不认识,也极易通过一起礼拜而认识)但后来孙华民未往平野学道院以先,肯定是早已听闻过林绳武其人的名字。到了平野学道院以后,孙华民终于有幸亲聆林绳武教诲,受业门下,二年相随,经其培育,学识灵命,大获长进。林绳武也格外看重这位来自矾山教会的学生,不仅因为他早年在矾山福音堂服侍过,更因为在所有来自教区各地的28名学生当中,有且只有孙华民是来自南港片区教会的,与林绳武同说浙南闽语,语言上共通,又有同乡之谊。(马站矾山曾一度合并成一个大区,称“马站地区”)层层连带因素,使得林绳武对孙华民这位学生关爱有加,倾囊相授其所知、独特查经方式及古文学识等。

孙华民毕业以后,回到矾山教会服侍,但没有受聘任驻堂先生,因为已有陈宗爱(1906~1976,矾山本地人,生平不详)等人先后接替林绳武任驻堂教师,或许是因孙华民当时太过年轻也有关系。孙华民一直在矾山教会服侍,直到1958年被迫停止聚会。1984年,矾山教会复堂礼拜以后,一度缺乏牧者,“在没有聘请驻堂先生期间,(孙华民独力担起牧养重任)周间查经聚会都由他负责讲解,使(矾山教会信徒当中)学道青年弟兄姊妹生命得到更深造就,获益不少。”87查经聚会正是孙华民所擅长的,是从他老师林绳武那里学来的,而他对经文的讲解方式,无疑也是受了林绳武的影响,就像当年林绳武在马站教会带领查经造就信徒一样,造就了矾山教会的一批青年信徒。直到1995年,矾山教会聘请麻步郑加田88先生任驻堂教师以后,孙华民带领的周间查经聚会才停止。孙华民又一次主动退而让贤,将矾山教会的主要牧养职责全权交予郑加田先生。孙华民仍然负起堂内其他一些圣工,全力协助郑加田这位后生。终其一生,孙华民都在默默事工,没有正式受聘在矾山教会驻堂,但他已将矾山教会作为母会,从不计较或在乎这些(教师职份),这也是从林绳武身上学来的谦卑与淡泊。从1958年至1984年,在矾山教会停止聚会期间,孙华民曾到矾山中学兼课,被受聘为语文教师。孙华民没有受过专业的师范教育,却能获准执教矾山中学,从中可见他的学识与水平。想必是他深厚的古文学基础,吸引了校方领导关注,才破格任用他为语文教师。这种古文学识也是得到了林绳武的“真传”。不知是孙华民自荐到矾山中学,还是校方通过各个渠道了解到孙华民其人的古文学识。不论何者,孙华民是因真才实学,才被矾山中学破例录用为教师的。后来孙华民一直任教到退休,这或许也是没有受聘矾山教会的一个原因,退休之后更好发挥余热,全力侍奉教会,并着手培养年轻一代89。孙华民在校执教近30年,只是不知他有无躲过1957年以及此后的诸般运动。

平阳自立会这边办学办得有声有色,温州教区也决定效仿,重新办学。其实早在1939年,自立会温州教区便已创办过一所定名为“中国圣经研究院”的学校,可惜还未开学就因温州沦陷而停办。84当时陈惠民牧师曾参与其事,筹划办学。因而,后来平阳自立会抽调陈惠民前来协助创办平野学道院之举便就顺理成章。至少陈惠民已有相应的办学经历和办学经验,虽然最终因为战乱没有办成功。1947年,自立会温州教区借助教区总堂永光堂两间栈房开办永光小学,像平野学道院借助鳌江永平堂左右轩屋作校址一样,主要为解决信徒子女就学问题。同年,增设圣经学院,并改名永光圣经学校90。正当自立会准备大力培育人才,如火如荼地兴起办学之际,全国政治局势发生重大变化。1949年,政权更替,新的政党执政,随即而来的是一系列新政改革。对教会来说,影响最大的是所谓的土地改革与教育改革。1952年,全国高校院系调整,仿效苏联体制进行改革,撤并所有私立大学,其中多数为基督教会所创办。紧接着是对中小学进行相应改造,取缔一切私立的民办学校。教会学校,首当其冲,遭受挑战,施压打击,强制勒令如期完成移交程序。大学已经沦丧,各类专职中学和全日制中小学等等一样在所难免。同时开展的另一项土地改革运动,巧设名目,将全民土地国有化集体化,对教会产生更大影响。教会所持拥有的房屋土地全数充公,同时清点查验,并收回原属于教堂及其附属的其他教产,仅留教堂供教徒使用,后来又撤并、限定教堂数量,直到60年代完全消没。因此,1952年,因为这两项“改革”运动,自立会温州教区永光小学与永光圣经学校先后停办,并被政府收去永光堂教会的部分土地及其附属教产。平野学道院也不例外,同样“在劫难逃”。1952年,因同样的问题,迫于政府压力,平野学道院遭停办。所幸,招收最新一届学员,已如期毕业。从1947年春开学招生,到1952年底强制被迫停办,平野学道院一共招收三届毕业学员,两年一届(1947~1948,1949~1950,1951~1952),遗憾的是,暂时没有查到后两届的毕业学员名单,不然可以更加清楚地了解林绳武所教过学生当中现仍健在者。平野学道院停办以后,林绳武没了“教职”,也因此失去了施教之地,无法倾授所怀学识、传承后生,所以,“1953年,林绳武由鳌江退职回家70”。原本平阳自立会浙闽教区抽调林绳武前往鳌江就是为到学院任教,既已撤校停办,便无必要继续留在地陌言疏的鳌江。不是教区不留林绳武,浙闽教区和整个平阳自立会也都在新的政局形势下受压,正处于风口浪尖上,自身难保。很快,终于遭撤销、合并。1954年9月,平阳县基督教界筹划成立“三自革新运动委员会”97,自立会逐步并入这个新机构,原所划分各教区也渐取消,是为欲使宗派隔阂消弭,达到合一目的,并推选原自立会牧师叶挺超为主任。这种合一,主观意愿和设想都是极好的,但对自立会和其他教派而言,却使之丧失了各自原有的主导性和独立性。因着撤并,浙闽教区也将不复存在,林绳武自然是有提前得到消息,更无理由留连不走。何况林绳武对鳌江本地的语言也不尽相通,不如回到马站老家,人熟地识,语言共通一致,更能方便开展宣道传道和牧养事工。


五、困顿晚年,坚守信仰——最后的十五年,重回马站家乡。欲发余热牧养,已然有心无力 (1953年~1967年)


林绳武1947年在鳌江被按立圣职时,正当中年。48岁按立牧师,本可大有一番作为,继续施展所怀学识,服侍圣工,却因时局政局缘故,不得不中止了在平野学道院的讲台和教席,退职回到家中。1953年,林绳武从鳌江回到马站以来,一度在马站教会继续侍奉,相助吴显明分担牧养与讲台事工。
91 但是,很快,连这种在马站教会服侍的机会也被停断。1958年,温州基督教各教派被强制停止一切宗教活动,欲使温州基督新教达到无宗派的局面。“全市只开放城西堂、沧河巷堂、花园巷堂、永光堂、头梳脑堂、西城下堂(即人民路教堂)六所教堂,即为原先温州基督新教所存各个教派的总堂,其余教堂一律停止活动。未几,进行教会大联合,取消宗派名称,仅留城西堂一处作为全市基督教信徒的(唯一)活动场所。……1966年9月16日,红卫兵关闭城西堂,教牧人员受批斗,(温州地区)整个教会活动完全陷入停顿”92

温州全市关闭所有教堂,马站地区与马站教会永胜堂同样也不例外,被迫停止聚会,林绳武等教会牧者也遭遣散,吴显明返回鳌江原籍。“1958年聚会停止以后紧接着文化大革命开始,(林绳武)只得(回到家中),在家灵修,与神亲密交往”93 这时,林绳武的身体状况已经渐不如前,突然没了牧养信徒的场所与机会,心情定也沉郁。尽管外部环境困难重重,一直逼迫不断,甚至会有遭受批斗或关押的危险,但是林绳武没有放弃信仰,坚定不移地持守。虽然没有礼拜场所,但他坚持在家读经、祷告,与神交通(读经与祷告为基督徒每日基本所需必不可少之两件事)(并且)每日灵修,亲近上帝,坚固信仰,藉得安慰。林绳武(抱病?)退居家中,仍然关心着马站地区的教会事工,时常也有年轻同工前来他家询问求教牧养中所需注意事项和圣经中难解处,林绳武都细心讲解勉励,传授经验,像在平野学道院教导学生时那样负责地投入精力。离林绳武最近的学生孙华民,其时正在矾山中学任教,应该也有抽空前往马站看望他的老师林绳武,因为当时交通已不像民国初年那样不便。然而,林绳武的身体却是每况愈下,也许因为太过操劳与挂虑马站地区各教会之事。虽然遭遇自身的疾病和教会受逼迫的患难,但林绳武对他的信仰从来没有动摇过。这极不容易,很多信徒包括一些宗派领袖都在当时那种高强压力的逼迫环境下跌倒软弱过。并且在此环境中,林绳武与上帝的关系也从来没有疏远过,反而愈加亲密。也许此时林绳武想到了圣经中约伯的遭遇经历,来自我激励,获得宽慰。

1966
年6月,文革开始,“政府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遭受践踏,所有教堂全都被封闭占用。温州地区城镇信徒寻找隐蔽的巷地弄堂,农村信徒寻找高山偏僻的地方,集中少数人进行聚会”,同年,马站地区的“后岘、蒲城、牛乾各教会,(率先)建立家庭聚会点”94。或许有意邀请林绳武出来牧养讲道,(毕竟是作为当时马站地区资深牧者,林绳武的影响力还是挺大范围地存在着)但林绳武此时已经有心无力,他的身体条件已不允许他出来传道侍奉。“1967年7月,(林绳武在家中)不慎跌了一跤,失去知觉,卧床50多天后,于9月23日蒙召归天,安息主怀中,终年68岁”95 不知是摔到了哪里,极有可能是头部受创,才致昏迷失去知觉,那时的医疗条件有限,即便送到马站医院,也无济于事。又正好处在非常时期,纵然有力救治,院方恐怕不太乐意接收、也不愿尽力去医治。现有资料没有指明,林绳武卧床五十余日,是在家中还是医院,应是家中。当时林绳武牧师一家也无(其他过多)经济来源,依理没有条件住院就医。不论在何地方病逝,林绳武牧师总算息了在世上的劳苦。马站地区的广大信徒闻此讯息必然发起怀念,特殊时期,无法像今天一样为林绳武这位牧者、上帝忠心的仆人,举行相应的追思礼拜。林绳武牧师享年68岁,与林湄川牧师类似,在世只活了六十多年。虽然不算太短,却也绝非高寿,尤其在今天来说,实在算不得是高寿命。假以时日,如若林绳武还能带领牧养直到熬过特殊期间逼迫年限,马站地区或今苍南教会日后的光景,或未可知。



六、几点疑惑,留待追寻——林绳武牧师生前身后的一些假设思考并推测猜想

林绳武牧师生前没有留下一张照片,以致无缘见过他面的人便无法知道他的具体样貌如何,未免遗憾。林绳武精通古文,又擅文字驾驭,每次讲道之前,必会做好相应笔记与讲章,而在平野学道院授课之时,免不了会需要备课,提前备好相关讲义提纲,带到课堂讲解。这些讲章讲义,林绳武牧师生前肯定留下不少,可惜的是,不知这些珍贵文字记录有无保存下去。若有存留,恐也难逃厄运,无法坚持至今,因是处在特别时期。以林绳武的文学功底和性格,兴许会在讲台事工之余,耽于著述。只是不知他的著作有无留传下来,现都不可查知。与林绳武同工过的叶挺超牧师,倒是留下来一些讲章讲义等遗稿,现存平阳县基督教两会,不过,也是晚期所作,因为叶挺超牧师八九十年代还在勤勉侍奉,留下文字记述,更早的也已无存。

新旧政权更替以后,平阳县(含今苍南)先后成立过一些基督教组织机构,均是为了响应政府倡导的“三自”革新运动。“1950年,在灵溪贡头洋召开平阳县南港区基督教代表大会,成立南港区基督教三自革新委员会,选举陈惠民为主席,周达卿等为副主席96”、“1954年9月,各教派主要负责人在平阳西门堂召开座谈会,成立‘平阳县基督教三自革新运动筹备委员会’,推选叶挺超为主任,…周达卿等人为委员97”、“1979年,各教派建立‘平阳县中国基督教会’(又称‘合一教会’),吴显明为教务负责人之一”98 发起的这三次组织机构负责人中,陈惠民、周达卿、叶挺超、吴显明四人均与林绳武交善,相互认知,或共事或同工,极为熟识。

1950
年第一次发起时,林绳武还在平野学道院任教职。陈惠民已于1949年离开平野学道院,仅带领教授一届学员毕业(1947~1948)即退职,去往福建安溪牧养教会,主持协理福建教会自立事宜(不知是否由浙闽教区派遣过去),辗转多方后,终又回到苍南灵溪老家,响应政府,发起三自革新运动84。1954年第二次发起时,林绳武已自动退职在家。这次是由叶挺超牧师发起的筹备会。1953年,叶挺超刚接过浙闽教区总负责的担子,范更生牧师与林绳武牧师二人主动退职96,让予这位年轻后生。叶挺超时年35岁,正值奋发有为、踌躇满志之际,所以牵头发起了平阳县内的首次三自革新筹委会,各教派纷纷响应,参与其间。不知叶挺超有无邀请林绳武出来协助,与林绳武同工多年交情深厚的周达卿此时也受邀前来,并出任筹委会委员。也许叶挺超知道林绳武已有退隐之心,不想参与过多这类组织事务,也有将机会让予年轻一代的意味在里面,从他由浙闽教区自动退职之举可以观见,故才未邀。也许彼时林绳武的身体欠佳,无力参与其事。如果不是身体不好,可能会勉强接受邀请前往。也许林绳武本就厌恶这类略带行政性的事务,不太适应其中复杂的人事群体关系,更习惯于埋头清静的书桌,更适合在讲台发挥他的长处。林绳武最终没有受邀前去,可能就是以上其中的原因。1979年第三次发起时,林绳武已然离世,这时由吴显明负责教务。后来1982年“平阳县基督教两会”正式成立时,吴显明任协会会长、三自会副主席,叶挺超也出来任两会秘书长。99 如果不是林绳武过早离世,极有可能会被再请出来。因为经过十年动乱,教牧人员已经极度匮乏。毕竟当时全县仅有的牧师屈指可数,如果林绳武健在,定会请他出来主持局面,这不过只是假设罢了。

林绳武在平野学道院的学生当中,除了与其至亲近的孙华民以外,属今苍南籍的还有杨惠民、华允教、朱志通、朱志勤、谢盛敏、杨经明六人,其中,杨经明与谢盛敏二人卒年暂时失考,华允教、朱志通、朱志勤三人都在非常时期身故,未能给教会牧养事工继续带来新添力量。只有杨惠民坚持熬到了十年动乱以后,还算幸运。要在那样的非常时期,生存下来并不容易,所以华允教等人先后离世,未能坚持,也就无可厚非,完全可以理解。比较幸运的(是杨惠民)还有与林绳武同工过的吴显明(二人),杨吴二人在1954年,由浙闽教区推荐到南京金陵协和神学院进修97。(所以1954年成立三自筹委会时,其中才没有吴显明的名字)吴显明更是于1956年在上海永志堂(全国耶稣教自立会总会总堂)被按立为自立会牧师,协助叶挺超牧师主持浙闽教区日常工作97。但不知何故,杨惠民未被一同按立,杨惠民也与叶挺超等人共同去永志堂参加了“自立会全国代表学习会”,见证了吴显明的按立过程。也许是因牧师名额有限,也许因为在此前一年(1955年),杨惠民已在鳌江永平堂被按立为宣道师,相隔太近的缘故。虽然杨惠民与他在平野学道院的老师陈惠民同名,也有类似的经历,却没有同样的机遇。陈惠民22岁就读于华北神学院,27岁毕业,35岁被按立为牧师。杨惠民同样也是23岁就读于平野学道院,30岁到金陵协和神学院进修,32岁作为浙闽教区代表参与全国耶稣教自立会代表会。可惜的是“时运不济”,杨惠民后来最终也无机会再被按立为牧师。等到十年动乱过去,已有一批新的青年牧者兴起,杨惠民此时年近花甲,便将机会让予更年轻的一代后生,退居“执事”职份与“长辈”身份,学习他的老师林绳武当年主动退职一般。这颇类似于越剧“黄金一代”的演员,他们大都成长于十年动乱之前,待到动乱结束,已过中年,好多便自动退居,不再登台演出,而是改任戏曲院校的辅导教师,专心培养下代接班人,把登台献演的机会让予年轻一代,也就是后来所称呼的“中生代”演员。是因历史的缘故,使得他们没有机遇去展现自己的舞台。如果前面林绳武的那些学生,没有过早离世,而且不是赶在非常时期,可能浙闽教区或平阳全县的教牧人员队伍会是另外一种局面,其中(必定)选出几人能被按立牧师,也未可知。


林绳武生于1900年,这一年极不平凡,义和团拳民作乱,由是产生了一场殃及全国基督教教民的“庚子教案”。温州地区也难幸免,据刘绍宽《厚庄日记》辛丑年(1901年)二月初八日载云:“去年温州通府教案,计毁华式耶稣教堂约三十余座,教民遭殃者七百余家,华式天主教堂约十数座,教民遭殃一百八十七家…”100。而林绳武病逝的那一年,1967年,正好是基督新教传入温州一百周年整,这又是一种巧合,无形之中的巧合。

林绳武病重期间,应该时常有人前来探访。探访作为基督教一种特有的形式,通过走访慰问信徒,加强与他们之间的情感交流,从而坚固他们的信仰根基。这种形式在遭遇迫害的非常时期,就显得格外重要,尤其能对一些摇摆不定易于动摇的信徒产生作用。当马站教会的信徒前来探访林绳武牧师时,林绳武也许尽其最后的一些时力,勉励信徒,许有可能就在家中对众人宣讲圣经的奥秘。

林绳武的名字中,“绳武”二字应该取自“绳其祖武”,取义继承祖辈的事业。就其家庭而言,林绳武的父母都是基督信徒。也许他父母希望林绳武能够传承基督信仰,继续持守,因此才给他去取了这么一个名字。也有可能是林绳武后来自己改过名字,(‘绳武’二字)并非父母所取,取寓所表征的都是一样意思。不知林绳武是否改过名字,魁里中魁林姓宗谱似无“绳”字辈排行?马站地区各处自蒲城教会分出许多聚会点,并都建堂。林绳武历任蒲城教会与马站教会等堂驻堂教师,他全都亲身经历并也看在眼里。林绳武生前有种遗憾,就是没能在自己村里(魁里)这个地方建立一个聚会点。时隔数十年,在林绳武牧师去世近三十年之后,魁里的信徒终于从马站教会分出设点聚会,建立魁里教会,并在1996年落成新堂,堂址就在中魁村,也即林绳武牧师生长的家乡。后因手续审批等相关问题一度未获许可,直到2011年重建圣堂。可惜林绳武牧师没有看到这一幕胜举。林绳武牧师一生没有子女,但他的同族后人林中超、林中总等历任魁里教会长老,接受圣职,牧养教会,应该也算一种越族跨代的继承吧!若是林绳武牧师(在天)有知,或许也会觉得欣慰。



附注:


71  1910年,俞国桢牧师报请浙江巡抚部院批准后,设立“中国耶稣教自立会平阳分会”;1912年,温州信徒响应俞国桢牧师号召,组织成立“中国耶稣教自立会温州分会”;1916年,因为自立运动在平阳以及浙闽一带发展迅速,俞国桢牧师来平阳主持成立“中国耶稣教自立会平阳分总会”,(下辖“中国耶稣教自立会温州教区”与“自立会浙闽教区”)即将原来的“温州分会”与“平阳分会”,改称为“温州教区”与“浙闽教区”。“浙闽教区”即是在原有的“平阳分会”基础上,扩展到福鼎泰顺一带的范围所组成。(参支华欣《温州基督教》8~9页,温州各教派介绍-中国耶稣教自立会)

72 《苍南县基督教简史》第40页21行,建国前的苍南县基督教(各教派)-中国耶稣教自立会;支华欣《温州基督教》76页,温州基督教知名人物-林湄川牧师

73  范志笃,原名范志泉,平阳鳌江人,与林湄川牧师一起倡导教会自立。1916年,与林湄川一道被按立为自立会牧师,负责平阳县内“瓯音区”宣道工作,林湄川负责“闽音区”。(《苍南县基督教简史》24页,大事记-1916年,支华欣《温州基督教》第75页,林湄川牧师小传)

74  范介生,生卒待查,范志泉牧师次子,原名芥生,后改“教名”作更生,号大任,曾任中国耶稣教自立会平阳分总会会长,主持浙闽教区工作。(《苍南县基督教简史》40页,中国耶稣教自立会简介;《苍南县基督教简史》26页,大事记-1939年、1942年、1946年)

75 《苍南县基督教简史》40页,26页,大事记-1942年。林淡清、吕学源二人生平不详,黄至善,1875~1940,灵溪人,历任马站、蒲城教会、灵溪永灵堂、宕丰堂驻堂教师(《苍南县基督教简史》240页,苍南县基督教圣职人员名录-宣道师)

76  支华欣《温州基督教》第3、5、12页,“浙东神学院”原为循道公会温州教区1911年所创办,时称“偕我道学院”;1930年改名“圣道学院”;1934年再更名“艺文圣道学院”,1937年,与宁波教区合办,定名“浙东神学院”,址在温州教区拨水门头。

77 《苍南县基督教简史》47页,建国前苍南县基督教各教派-基督徒聚会处;培灵小学,1936年在龙港方岩下创办,1937年开始招生,1950年停办,培养出本地许多达人,有的一度从政居高位。

78 《苍南县基督教简史》26页,大事记-1946年;41页,建国前苍南县基督教各教派-中国耶稣教自立会。“平野学道院”的名字寓意不可查知,“学道院”是当时差会创办圣经科学校的普遍称呼。“平野”二字,“平”疑为指平阳,“野”字何所指不得而知。或者“平野”二字本为一个整体,本身即是一个地名。又,平阳乡贤黄群(1883~1945)在其老家郑楼黄氏宗祠楹联题壁上,有诗云“横阳平野此农村,水绕祠堂有远源……”(转引《温州大学80年》第14页,中华书局2013年5月第一版第一次印刷),不知二者是否同为一指?可能不止一处,应该是指某个范围。前处位置在鳌江,后者地点在郑楼,只是不清楚“平野”所指到底是在哪些地方。

79 《苍南县基督教简史》第41页1~2行,建国前苍南县基督教各教派-中国耶稣教自立会简介;叶挺超,1919~1998,浙东神学院毕业,1947年至1958年任中国耶稣教自立会浙闽教区主席,1955年任平阳县基督教三自革新筹委会主任,1982年任平阳县基督教两会秘书长。(支华欣《温州基督教》112页、137页,温州市各县市基督教两会组织成员)陈惠民,1902~1974,名经明,字陈和,苍南县自立会首位牧师,1923年由王雨亭介绍到山东藤县华北神学院深造,历任福建省安溪县基督教三自革新筹委会主任、平阳县南港区基督教三自革新委员会主席,(《苍南县基督教简史》221~224页,苍南教会先辈简历-陈惠民牧师)

80 1935年,聚会处创办培灵小学,周达卿彼时受聘于龙港地方的教会,兼有往其处“讲课”,而彼时林绳武与周达卿二人同工,相从甚近,不知是否也有随周达卿一道在培灵小学兼课过。

81  学院一共开设经学、神学、文学三门,没有明确资料显示,林绳武到底教授的是何课程。但据林绳武所擅长的,大抵能够推测出来。

82  二人此前有无先被按立为“教师”圣职并不确定,没有资料显示二人在何时何地有被按立为教师。但二人均被受聘过任“驻堂教师”,林绳武受聘马站地区各教会驻堂,叶挺超受聘钱库朱家斗教堂任驻堂教师(《苍南县基督教简史》43页,今苍南县内自立会堂一览表)也许那时各差会内的教师不用像现在这样需要一个按立过程,只要受聘为驻堂先生,即是享有会中“教师”圣职了。

83  王载,1898~1975,福建福州人。原为海军军官,后受感信从基督教。与同乡倪柝声一同建立受个基督徒聚会处。后在上海接受按立为牧师,因此与倪柝声产生分歧,后独自到南洋开展布道宣教事工。(参百度百科“王载”词条)

84 《苍南县基督教简史》222页6~7行,苍南教会先辈简历-陈惠民牧师简介


85 《苍南县基督教简史》26页,大事记-1946年一条。杨惠民,1924~?,苍南宜山人,历任上光堂、永平堂、金乡北门堂、平阳南门堂、鳌江一堂等驻堂教师;孙华民,1927~2005,矾山人,后一直服侍于矾山教会福音堂;朱志勤、朱志通,二人生卒缺失,钱库都口人,其余不详;谢盛敏,缺一切资料;华允教,1922~1960,英年早逝,其余缺;杨经明,1924~?,卒年缺,已故,苍南钱库都口人,其余不详。(以上合参《苍南县基督教简史》240、242、243页,苍南县基督教圣职人员名录一览表)
86  林绳武关怀学生日常生活等等不可查知,现有资料没有明确提及,故此句系主观凭空论述。但林绳武性格谦卑柔和,待人热情,以此推测,他能尽力去照料学生学业以外的日常生活之举,似又不足为奇。

87  《苍南县基督教简史》205页,矾山牧区-矾山基督教堂简介。另,笔者姨父姨母现为矾山教会福音堂信徒,均参加过孙华民先生所带领的查经聚会,据说也很有特点,与林绳武一样,注重引导启发前来参加的人员自己领悟经文要义。

88  郑加田,平阳麻步人,专职传道人,现已被按立为牧师,1995~1998受聘任矾山教会福音堂驻堂先生。

89  孙华民在矾山教会所主持的查经聚会,造就了一批青年信徒,培养了一些立志全职侍奉的新一代青年传道人,其中有现任矾山福音堂堂委的胡选等人。

90  支华欣《温州基督教》第10页,该书第一章,新教传入及沿革之(三)中国耶稣教自立会

91  林绳武回马站以后,不确定有无参与马站教会的牧养。现有资料未提他继续参与牧养马站教会及马站地区其余各处的其他教会,但提到林绳武牧师“仍守信仰,与神亲密交往”,由此可见,林绳武必不至不参加礼拜,定会乐守圣日,也许是身体原因,只要身体和条件允许,能过参加聚会,肯定前往。而最有可能去礼拜的地方,即是他从小就去过并曾受聘任过驻堂先生的马站教会永胜堂。

92 《苍南县基督教简史》27页,大事记,1958年一条。《温州基督教》41~42页,第四章。所谓的“完全停顿”,是指教堂内的活动完全停顿,所有教堂均遭强制关闭,但信徒在家庭当中的聚会,从未因此停止,反而愈加兴旺,越迫害,越复兴。

93 《苍南县基督教简史》230页第14行,林绳武牧师简介-苍南教会先辈简历

94 《苍南县基督教简史》28页,大事记,1966年一条。《温州基督教》43页,第五章,文革期间“隐密处”的事奉。

95 《苍南县基督教简史》230页15~16行,林绳武牧师简介-苍南教会先辈简历

96 《苍南县基督教简史》52页,新中国成立后的苍南基督教;270页,苍南县基督教历届领导班子名录。

97 《苍南县基督教简史》53页,新中国成立后的苍南基督教;270页,苍南县基督教历届领导班子名录。

98 《苍南县基督教简史》55~56页,新中国成立后的苍南基督教;270页,苍南县基督教历届领导班子名录。

99  支华欣《温州基督教》137页,温州各县市基督教两会组织成员

100 支华欣《温州基督教》30页,第二章,教案-庚子教案,转引。





更多图片 小图 大图
组图打开中,请稍候......
黄尚潘 发表于 2015-9-1 13:09:31 | 显示全部楼层
起底,层析,理順,显明,周围,你的工作价值巨大。

来自:马站网安卓客户端
 楼主| 周围 发表于 2015-9-1 17:05:4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些臆断论述还需询问长者核实,无法证明查考之说甚多,时隔偏长,恐怕现今健在老人也已遗忘详明,难以知晓具体精确人事。即便亲历其中某些事件如良祜老师等人,年龄愈增,记忆渐少,若是能早几年去做,当有更多收获,是一遗憾…
 楼主| 周围 发表于 2015-9-1 17:07:2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黄尚潘 发表于 2015-9-1 13:09
起底,层析,理順,显明,周围,你的工作价值巨大。

来自:马站网安卓客户端

显明,正好是文中吴显明牧师的名字…
蒲云0119 发表于 2015-12-11 15:31:5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村没有此人
 楼主| 周围 发表于 2015-12-11 18:49:11 | 显示全部楼层
蒲云0119发表于4小时前我们村没有此人
去世了,已经。

来自:马站网安卓客户端
上海市虹口区丰镇路61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马站网

本版积分规则

推荐阅读

更多
Advertisement
3

站点信息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马站网 ( 浙ICP备11021475号 )

GMT+8, 2018-4-23 08:07

Powered by Discuz! X3.4 Templated by 迪恩网络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