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过年忆年事——打年糕

  [复制链接]
马站网 发表于 2017-2-26 13:37:5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马站朋友!  你的回帖是对发帖人的最大鼓励,才有马站网新闻的更新,谢谢!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马站网

x
打年糕

文\陈孝标

(一)

在我很小的时候,过年,年糕是用打的,这种做法,现在只有在某些民俗活动中才可以看到。
先把粳米(普通米太硬黏性不够,糯米又太黏口,粳米最好。)用水浸泡一个晚上,捞起,稍凉干,就在“石磨”上磨成米粉,然后将米粉放在“炊桶”里,在大锅上蒸熟,蒸熟的米粉黏黏热热的,已可以吃了,但味道不好。把热气腾腾的“炊桶”端到大石臼(闽南话叫:“对臼”)边,将里面蒸熟的整桶米粉倒入“对臼”里面,一个年轻力壮的人举起几十斤重的“对臼头”打向“对臼”里的熟米粉,当他再要高高举起“对臼头”打下一次时,另一个人则将双手在水里蘸一下,赶紧去将团状的熟米粉翻个身,等他翻好,那里“对臼头”又砸下来了。将手蘸下水,既可以防烫,又可以防止年糕粘在手上。两人要配合默契,不然那大大的“对臼头”砸到手上可不是闹着玩的。砸“对臼头”的年轻人往往还会和着节奏,发出“嘿、嗬——嘿、嗬——”的喊声,相当热闹。如此反复敲打,那一团熟米粉已被锤打成光滑绵软、温热可口的年糕,嚼在口里还有些许弹性,完全没有了米粉刚蒸熟时那种松散粗糙的样子。这时,大人们便会掐一小块给那些在旁边眼巴巴看着,口水直流的馋嘴小孩,让他们先解解馋。
(上面说的“对臼”和“对臼头”:都是打年糕的主要工具,“对臼”一般是方形的大石块,上面凿出一个锅状的光滑凹槽,而“对臼头”则是一块条石,一端凿成光滑的半球状,别一端在侧面凿出一个圆孔,装上木柄就可以举起来砸年糕。这与上面提到的“石磨”一样,都是以前农家常备的用具。)
这里在打着年糕,另一些人已将门板洗净,在两张板凳上铺好,上面抹些菜油,以防年糕粘在上面。门板上放了几只印年糕的模具,这模具闽南话叫:“郭印”,“郭印”由一个方框和一块底板构成,底板大多雕刻有一些表示富贵吉祥的图案,这些图案就是印在年糕上的花纹。底板的一条对角线的两端各插有一根短短的小竹签,方框的相应位置各有个小孔,印年糕时,只需将方框上的小孔对准底板上的竹签就可扣上,待印好,把方框抠下,印好的年糕就只贴在底板上,极易取下。
“对臼”里,年糕刚打好,就由一人将那一大团热乎乎软绵绵的年糕用两手托着送到门板上,负责印年糕的人拿着“郭印”各就各位。其中一个人负责揉年糕,在门板上用来揉年糕的地方多擦点菜油,自己手心也抹点菜油,就掐下一块大小适中的年糕,在门板上翻来复去地使劲搓揉,就跟北方人揉面团似的,这样揉过的年糕就更加柔滑筋道,看看揉得差不多了,就把它搓成长条状,用手掌外侧切成圆柱状的一截一截,顺手就滚给印年糕的人。印年糕的人在“郭印”的底板上擦点菜油,就将那搓成圆柱状的年糕放在“郭印”里,双手掌根用力按压年糕,将年糕在“郭印”里压得严严实实后,就抠下方框,取下印好的年糕晾在一边,这样印出的年糕就是小时候过年常见的一面有图案、一面光滑的长方形年糕。
到我十岁左右吧,附近像大垅、兰山等较大的村子,过年时都开始用机器来做年糕,我们十五亩村是个小村,没人弄做年糕的机器,每到过年,就只能到他们村做年糕。我们一般都去兰山,因为去那里的山路相对平坦一点。


(二)



一般腊月初十左右,人们就开始做年糕,看到村里有做得较早的,一担一担将年糕挑回家,我们兄妹就馋得不行。邻居如果做得较早,我们兄妹就会围上去,帮忙将那还有点热乎的年糕晾在摆好的篾匾上(篾匾:一种用竹篾编的,用来晾晒东西的农具,山区的人常用来晾晒蕃薯丝,霞关人常用来晒虾皮),这时,邻居就会送给我们兄妹一块年糕,我们甭提有多高兴了。拿回家时,母亲就会笑着用手指点着我们的额头说:“真是馋猫,”又对父亲说,“我们明天就去做年糕吧,看把孩子们馋的。”
要做年糕了,前一天晚上,父亲就将粳米在水里洗过,稍泡一会,就倒在篾筐里沥干,那晚再淋它三两次水。从夜里开始,我们兄妹就开始兴奋不已了,躺在床上愣是睡不着,巴不得早点天亮。

第二天,全家出动,父母各挑一担泡好的粳米,在我们兄妹三人的前呼后拥下,前往兰山的“厝基内”做年糕。
早有不少人排在那里,父亲先去拿号,我的任务是看护粳米。
等轮到我们了,先将粳米拉过去磨粉,这里用的是机器,很快就磨好。下一个环节就是蒸米粉,这是整个过程中最慢的一个程序,常常要等上小半天。
粳米碾成粉之后,就装在他们专用的篾筐里,一筐刚好就是一“炊桶”的量,写着号码的纸条就放在装米粉的筐里,根据号码依次排着等,这时候就得一个大人看着,怕被别人拿错,我们小孩不能信任这份工作,就到处玩。
终于轮到我们了,工人先把我们的米粉倒在一只很大的木盆上,加上一些水,撒上一把盐,就跟和面一样拌起来,不时再添加一些水,搅拌均匀、干湿适度后,就倒到“炊桶”里蒸。灶台比家里的大多了,一排过去,放着四五个大铁锅,锅上各有一只大号“炊桶”,上面呼呼地冒着热气。灶台的一端是烧火的灶膛,别一端则有一只粗大的烟囱,直立向上,穿出屋顶,高耸在屋外的半空中。
这时大人都紧紧盯着,生怕工人不小心将自己的米粉加到别人的“炊桶”里,我们小孩子有时就挤在灶膛边烤火,有时就去外面看人家做年糕。
蒸熟了,两个工人抬着一只大“炊桶”,口里喊着:“避开!避开!……”急急抬向做年糕的机器那里,这里父亲便喊来我们兄妹帮忙,别看我们人小,现在却派上大用场了。
蒸好的米粉从机器上面的一个大的漏斗状木槽里倒进去,不一会,就从下面的一根酒盏粗细,水管模样的铁管中被挤出来,就像一条银白色大蛇从那个洞里钻出来一样。守在那里的工人,将第一次挤出来的年糕盘起来,就像一条蟒蛇盘在那里一样,然后又把盘好的那一堆年糕仍然扔回上面的漏斗,等第二次挤出来的时候,工人便拿一把菜刀,将年糕剁成圆柱状的一截一截,顺着斜坡滑到下面印年糕的案板上,许多工人便用“郭印”印出一面有图案、一面光滑的成品年糕,跟手工的一样。
这时父亲马上拿圆形簸箕将他们印好的年糕收起来,端到外面成堆倒在原先就放好的篾匾上,就又急急忙忙赶进去再搬。我和二妹便帮忙把年糕一块块整齐地在篾匾上摆开晾好。馋嘴的小妹妹就想去掐年糕吃,母亲忙着晾年糕,没空照看她,就冲她喊:“小心烫着!等会再吃。”又对我说,“动作快点,刚出来的年糕,很热、很软,不马上凉开,等会就粘在一起掰不开了。”于是,我们都顾不上吃,连小妹也帮忙晾年糕。父亲忙于搬运年糕,又得照料里面还没蒸好的米粉,跑里跑外,累得气喘吁吁。
终于,所有的年糕都晾好了,母亲拿了一块年糕,给我们每人扯了一节,刚做好的年糕,热乎乎、软绵绵、香喷喷,我们吃得心里美滋滋的。这时母亲又交待我们兄妹要留神点,看好年糕。说自己有一次,就亲眼看到有小孩子躲在篾匾下面,乘人不注意,就将年糕拿走。于是,我们兄妹又不时地往篾匾底下看,生怕有人躲在那里。
等晾得差不多了,就收起来,放在原来挑粳米的自家篾筐里。同样是父母亲各挑一担,我们兄妹各揣一小块年糕在兜里,路上高兴了就拿出来咬一口,然后又放回兜里。
一到家,年糕还有点热乎,母亲就叫我们赶紧给邻居送上一块,这时我们兄妹都争着要送,就为了得到邻居的一声夸奖。
那时候,谁家过年,年糕做得越多,就越有面子。家家户户都做很多年糕,挑回家,在篾匾里晾上几天,等年糕干透后,就用盐水浸在一只大大的水缸里,较富足的人家有的装了好几缸,可以吃到来年清明,个别人还可以吃到来年端午,不过那时的年糕大多会有一股馊味。
(2011年1月27日)



8165b29557ce279aad346e2ac01fe649.jpg

桃花村 发表于 2017-4-13 12:53:49 | 显示全部楼层
清新自然,质朴无华。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马站网

本版积分规则

推荐阅读

更多
Advertisement
3

站点信息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马站网 ( 浙ICP备11021475号 )

GMT+8, 2018-4-23 07:49

Powered by Discuz! X3.4 Templated by 迪恩网络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