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开启左侧

过年忆年事——杀大猪

[复制链接]
马站网 发表于 2017-2-27 14:31:5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马站朋友!  你的回帖是对发帖人的最大鼓励,才有马站网新闻的更新,谢谢!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马站网

x
杀大猪

文\陈孝标

母亲年初买的小猪,喂到过年,差不多能有一两百斤重,大多在过年时卖掉。过年时肉价高,卖了钱就可以置办年货,还可以给我们兄妹添些新衣裳。
父亲与村里的杀猪师傅谈好价钱,约好了杀猪的时间。
到了杀猪那天,母亲就会准备好粉干、面条这些东西,还准备了足够的柴禾。傍晚,父亲就将家里的水缸挑满水,还把家里的两张长条板凳拼在一起,拿绳子将板凳的腿绑紧,与大“皇桶”一起放在院子里备着,又叫好了帮忙的邻居。一切准备妥当,太阳刚一下山,就早早去睡了。(皇桶:一种很大的木桶,可装很多水,洗蕃薯粉时,将蕃薯粉洗在里面沉淀,平时也可以存放粮食。)
下半夜,杀猪师傅带着他的一包刀具如约而至。父母赶紧起来,我们兄妹也起来看热闹,帮忙的邻居也被叫起,院子里顿时热闹起来。
母亲忙着烧水,灶台上的大锅和小锅同时开工。父亲把家里的马灯调得亮亮的挂在院子里的“晾杠杈”上,又向邻居借了一盏,让我提着照亮他们。
帮忙的都是年轻力壮的人,三四个人围上猪圈,有的扯耳朵,有的抓猪脚,有的揪尾巴,将还在睡梦中的大猪硬生生提上父亲绑好的两张长条板凳上。那大猪拼命扭曲身子,四蹄胡踢乱蹬,但无济于事,只好扯着嗓门“嗷嗷——”地干吼,恐怖的哀嚎声在深夜的山村传得很远,听起来都有点渗人。有人把人家哭得很难听形容为“杀猪似的”真是很形象。妹妹胆小,都躲进屋里。
几个壮汉,一人按后腿,一人按前腿,一个人一手揪着猪尾巴一手按着猪后腰,一人拧紧猪耳朵将猪头紧紧按压在板凳上,任凭大猪垂死挣扎,也是丝毫动弹不得。父亲拿了个干净的脸盆放在猪头下方接猪血。杀猪师傅左手捏紧猪嘴,右手拿一把亮晃晃的尖刀,一刀捅进猪脖子,一股鲜红的猪血激射而出,都喷到父亲放好的脸盆里。原本雪白的杀猪刀,一拔出来,就成了红彤彤、血淋淋的。(后来看小说,有写人家杀人“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的,我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那大猪的嘴巴被师傅紧紧捏住,再也发不出“嗷嗷”的吼叫声,只在喉咙底下发出一阵“嗯嗯……”的闷响,身体抽搐一会也就断了气。父亲把那盆猪血拿进屋里,撒上一小把盐,放在一边,不一会那盆鲜红的猪血就凝成暗红色的血块。
母亲把烧好的滚水倒在“皇桶”里,几个人就把杀好的猪抬进“皇桶”,杀猪师傅抓住猪蹄将猪在热水里打了几个转,每个部位都在热水里烫过之后,就用锋利的杀猪刀,将猪身上的毛剃刮干净。这时的大猪已经完全没有原来那脏兮兮的样子,倒是浑身雪白,干干净净。
几个人又把猪抬上板凳,这时就不用再按了,只将洗净的大猪四脚朝天摆放在板凳上,师傅就开始将猪开膛破肚。师傅拿锋利的杀猪刀,在猪肚皮上只轻轻一划,猪肚皮便被剖开,这时有一股臭气补鼻而来,我赶紧远远避开,师傅把猪内脏都掏到一个木脚桶里,把猪心、猪肝等清理出来,把猪肚、猪肠留在脚盆里。父亲把猪肚、猪肠端到远处,将里面的粪便处理干净,这里师傅切下猪头,又用砍刀把猪身切成四大块在竹筐里装好。
屋里,母亲烧好水就开始煮面条、粉干等,师傅又把猪脖子上那块卖相不好的肉切下拿给母亲,等母亲把肉炒好,杀猪的活也都忙好了,于是一群人就一起吃点心。这时父亲就会把“马站烧”拿出来请大家喝。
我们小孩子吃好就去睡觉了,大人还得把猪肉送到沿浦或澄海的菜市场,他们吃好就挑着肉上路,等送到地方,天也差不多亮了。
第二天,母亲就会把猪血和咸菜一起烧好,左邻右舍每人分一小碗。(别人杀了猪也会这样,反正那时候都这样,不管哪一家有什么事,大家都会热心帮忙,哪家有了什么好吃的,也会与邻里分享。)我们兄妹就又争着要送猪血,当然还是为了想得到邻居的一句夸奖。
有一次,我为了抢机会,端起一碗烧好的猪血扭头就跑,母亲的一句:“慢点,慢点!小心别摔倒了。”还没说好,我已被门坎拌得一跤跌在门前的台阶上,门牙刚好碰到台阶的石头上,一碗猪血全都倒在地上,我也顾不得牙痛,忙去捡地上的猪血。母亲心疼我,忙抱起我问这问那,还好别的地方都没有摔伤,只是门牙很痛,细看,一只门牙已让石头磕出一个小缺口,父亲在旁边笑着说:“还好,挺结实的,没有把整个牙齿磕掉。”一直到现在,我的左边门牙还有着一个小缺口。我又心疼猪血,又担心大人责备,不由得眼泪汪汪。闲汉维高刚好在隔壁,见我流泪就来逗我:“怎么把鸡蛋打了呀?鸡蛋打了多可惜呀……”调皮小妹也在一旁:“爱哭逼,担烂提,公要买,婆不池……”我被逗得破涕为笑,她们又念:“爱哭逼,爱哭笑,后门公鸡咯咯叫……”
如果猪卖得比较早,我们还没放假,母亲就会切一块瘦肉,和大米一起放在我的饭盒里。第二天中午,我在学校就可以吃上香喷喷的猪肉蒸饭,这时,小同学都会围过来看,羡慕地说:“你家杀猪了?”我就会得意地说:“杀大猪,杀大猪。”现在想起这事,似乎还能闻到那种刚蒸好的肉香味。
2017年1月30日
周sir 发表于 2017-2-28 07:52:3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杀大猪,过大年,
养查某子,来送年,
一头猪脚一头面,
一条红丝绳系铜钱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马站网

本版积分规则

推荐阅读

更多
Advertisement

站点信息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马站网 ( 浙ICP备11021475号 )  

GMT+8, 2017-12-16 11:33

Powered by Discuz! X3.2 Templated by 迪恩网络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